作者:曾庆瑞(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1990年播出的50集电视剧《渴望》,表现了电视剧人对刘慧芳那一群北京胡同大杂院里普通老百姓的关注。三十年后看这部《幸福里的故事》,我们的电视剧人又把镜头对准了这些普通老百姓的生活。《渴望》里的老百姓渴望的是幸福,而现在,“幸福里”的百姓正是在追求幸福,而且也追求到了幸福。

  电视剧《幸福里的故事》别名《北京西城故事》。因此,它要讲述一些北京西城市民的故事,艺术地演绎一个时期内,他们在这个地方的生存状态和文化心态,用来表明这部电视剧的创作者们对这个时期的社会生活是怎样描述和评价的。《幸福里的故事》选定的这个地方,是阜成门内大街北侧的白塔寺周边的胡同和大杂院;选定的这段时间,是20世纪80年代到我们生活的当下;发生故事的人物,则是胡同中大杂院里生活的三代普通市民,或者说城市平民,这些人凭借血缘和姻亲,以及街坊邻居和同学关系连接在一起。

  人们有个说法是,白塔寺周边无论面貌怎样改变,那一个个的犄角旮旯,都是有故事的地方。2018年开始,有些留下来的老胡同开始了大杂院的改造。胡同里,小巷、鸽子笼、灰墙灰瓦的市井生活的韵味被现代化民居所取代了,而这里面也有说不完的故事。在这样的时间和空间里,讲这样一群人的故事,我们的镜头应该聚焦在哪儿?一个人物典型塑造的艺术原则就是,一部优秀的电视剧作品里,每一个人物、每一个艺术典型,都是有双重使命的。一重是文化使命,就是这个人物或者艺术典型一定要展示某种价值观的取舍,张扬什么、摒除什么,丝毫不能含糊、不能动摇,更不能让自己的整体体现模糊不清;另一重是叙事使命,就是这个人物在推动全剧故事往前演进的时候,一定要发挥积极正面的作用,确保全剧叙事准确清晰,形象生动。《幸福里的故事》正是遵循了这样的原则来进行人物塑造的。

  《幸福里的故事》演绎了李墙、陈瓦儿、胡美华、吴西凯、鼠仨儿等一群人的故事,每一个人的故事都有着特别的意义。李墙在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与鼓励下走出北京,南下到深圳去奋斗追求幸福,最终发展成长为一位文化产业的知名企业家;陈瓦儿无论面对怎样的意外和困难都在认真对待生活,积极创业开起饭馆;胡美华从经贸大学毕业后去了国外,一番沧桑之后海归回来,投身祖国事业,做了山里的小学教师;吴西凯大学毕业后回到西城区,从街道办事处做起,一直到去山区参加扶贫攻坚战,成为扶贫工作队的党支部书记;许卫东从一位再普通不过的片儿警,成为管片居民解决大小问题的依靠……

  《幸福里的故事》没有聚焦在这群人中间完全可能发生的一些故事,像是从改革开放初期就投身社会大变革的时代洪流,在时代的大潮潮头弄潮,在不同的社会生活领域轰轰烈烈地成就一番事业,而是另辟蹊径,讲述剧中人物是怎样身处种种的生活困境,经历了包括物质生活困难,精神生活困窘,特别是爱情婚姻生活的困惑,好像整个人生显得困顿。虽说十分艰难,可他们却用坚强的意志和不折不挠的毅力,不停顿地追求幸福而后一个个走向幸福,这样的故事显得真实可信,也很感人。同时,全剧也能够做到对社会价值判断正确,艺术审美功用积极,不少故事演绎和艺术表达同样能够让人觉得思想震撼,受到艺术感染。

  这样给人物做艺术造型,给他们的故事做铺陈,让《幸福里的故事》这部电视剧客观且真实地反映了现实生活,形象且艺术地描写了现实生活,积极且向上地赞美了现实生活。该剧用我们这个时代真正的现实主义和气正风清的总体态势,把自身和那些“伪现实”“悬浮现实”的电视剧区别开来,成为一部近年来难得的电视剧作品。

  《光明日报》( 2020年12月02日 15版)